小胖狸花

我的大学生活不可能那么糟糕!! 【4】

存起来慢慢啃

贤二:

现代梗,哪有什么虐。就是要一路甜甜甜!
ooc!!!!ooc!!!
宇智波的日常生活~
柱斑 扉泉 带卡,卡带无差(我喜欢一个人就想上他😂) 止鼬 鸣佐













卡卡西在带土还未反应过来前就拿出初中百米赛跑的速度从他面前逃开。躲进教室的那一刻卡卡西清楚的感觉到心脏激烈的跳动,清楚的意识到原来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

卡卡西的父亲旗木朔茂是ICPO缉毒日本分队的队长,外号’白牙‘。旗木朔茂是个英雄,为缉毒事业献出了生命。而对被旗木朔茂抓捕的罪犯来说,他是最大的敌人。旗木朔茂死了,那些漏网之鱼就找上了他的儿子旗木卡卡西,发动了一场绑架。当时和卡卡西在一起的带土也被牵连其中,万幸ICPO及时接到情报让这场绑架半途夭折,才在紧要关头救出卡卡西和带土。

历时七年,剩余的罪犯终于全部落网,绑架卡卡西和带土的人被送入监狱得到应有惩罚。而这七年间在ICPO保护下的卡卡西离开日本远赴英国。

在英国的每个夜晚带土在大爆炸时推开受伤的自己,被乱石淹没的那一幕反反复复出现在卡卡西脑海。卡卡西这次回日本就是为了找到带土,在此之前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带土受了那么重的伤……卡卡西回想到全身是血被推进急诊室的带土,这次无论带土变成什么样都要陪在他身边,不再像七年那样只能在急诊室外焦急等待,连面都没见到就离开。那种无力和绝望卡卡西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明明做好会遇到带土的准备,但在遇到带土那一刻,在看到带土手脚健全带着伤疤站在面前的那一刻,看到带土那副呆呆傻傻的表情时。卡卡西的第一反应不仅有喜悦更多的是对身穿女装的懊悔。好久不见的第一次会面是这种情况还真是天意弄人。

在教室里待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待心情平复后卡卡西调整好表情又变回平时没什么表情的模样。回到学弟大和所在的cos社,换回原本的衣服和其他人知会了一声后,离开了学校。

卡卡西回到家登上网站先为自来也大大新更新的章节炸了几个鱼雷,然后点开主页面文章更新处发布即将开新文的消息,事情都处理完后为鸣人准备晚餐,边切菜边回想起带土今天见到自己时的表情,计划明天在学校好好打听下带土在那个年级,约他出来,和他道个歉,告诉他当初为何不辞而别,最后再让他知道今天看呆的人是他最喜欢的笨卡卡。

“噗。”卡卡西被脑内的幻想逗的笑出声,那时候带土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很有趣。

鸣人背着书包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卡卡西举着刀对一块土豆笑的诡异。

“卡卡西,你没事吧……”

“哦,鸣人你回来啦。”卡卡西回过神把土豆放回案板一刀一刀切成块。

鸣人搓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个苹果叼在嘴里,厨房里回荡着卡卡西切菜的刀声和鸣人人咬苹果的声音。

卡卡西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把刀放回刀架转身看向鸣人“鸣人……有事的话就直说,憋着不难受吗。”

“咳咳,咦?你怎么知道我有问题要问你的说!”鸣人勉强咽下口中的苹果惊奇的看着卡卡西。

“嘛,因为鸣人是个单纯的人,属于心里有事藏不住的类型。”

“那,卡卡西,你认识宇智波家的人吗?”鸣人对下午佐助一直很凝重的脸色很在意,又不好直接问,只能从卡卡西身上找线索。

提起宇智波,卡卡西第一反应就是宇智波带土,但没听鸣人说过他,鸣人的口中永远都是他那个温柔的小佐助。

“认识啊,温柔的宇智波佐助还有他那个弟控哥哥宇智波鼬。”卡卡西笑着看着鸣人。

鸣人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不,都不是,而是一个叫宇智波带土的人。”虽然佐助没有明确说明这件事的具体过程,可是身为佐助唯一的好朋友的鸣人对佐助的家庭成员完全了如指掌的说!能让佐助如此不放心的就只有那个总是爱演戏的小叔叔。

“带土怎么了?”卡卡西对从鸣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很是诧异。

“今天我跟佐助提到你,他脸色就变的好差。总感觉对你很排斥……你是不是得罪过人家的说。”

“和人家处了对象,在他为自己受伤躺在病床上生死不知时离开算不算得罪。”卡卡西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咦!!这明明是得罪透了好吗,不对,你和带土叔处对象?!你们不都是男的吗?”鸣人吃惊的张大嘴,卡卡西平时冷冷清清的根本不像个同性恋啊……

像是透过鸣人的表情知道了鸣人心中的想法,卡卡西给了鸣人一个明确的答案“嗯,我是同性恋。”

把手放在彻底傻了的鸣人面前晃了晃,发现鸣人还是没有反应,卡卡西一脸无奈的在鸣人耳边打了个指响。

“卡卡……卡卡西你居然是同性恋,两个男人怎么可能在一起!”鸣人感觉自己的三观正接受巨大的冲击。

“为什么不能在一起?鸣人你愿意出现一个人,她和佐助的关系会比你好,佐助对她会比你更温柔吗?”

“怎么可能,小佐助只能对我温柔,只能和我是彼此唯一的说!!”

“可是,鸣人。朋友不会只有一个,这世界上能做到彼此唯一的只有爱人。守在朋友这个身份上你就要看着佐助结婚生子过上和你无关的生活。”卡卡西目光深邃的看着鸣人,当初就是无法忍受带土每天女神女神挂在嘴边才下决定把他拉到这条黑路的。

“我不要!小佐助的唯一只能是我!原来我是想做佐助的爱人的说。”鸣人终于理解了高中时期每当佐助收到情书时心里为何会觉得嫉妒,原来嫉妒的不是收到情书的佐助,而且能光明正大给佐助写情书的那些女孩子,也理解了佐助一眼未看就把情书扔进垃圾桶后自己嘴上批评着佐助的嚣张心里却会生出无边喜悦的那种奇怪感情。原来自己一直都喜欢佐助啊!

“嗯嗯,你要做什么自己考虑,现在先把佐助的联系方式给我。”卡卡西看到鸣人脸上恍然大悟的神情在心里默默对水门老师说了一句对不起。

“不要!我是不会把小佐助的电话号码给任何人的说!绝对不给!”

卡卡西嘴角抽搐的看着鸣人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只好把未说完的话讲出来“我是想向佐助要带土的电话,鸣人,你想多了……”

“哦。”鸣人尴尬假笑“好,我这就给你的说。”

卡卡西总觉得带土身上发生了些其他事情,不然那个佐助不会一听到卡卡西这个名字就那么大反应。

事实证明卡卡西的担忧是完全正确,在和佐助联系上说明来意后,电话就换到了另一人手中,之后的内容让卡卡西头脑一片空白,创伤后应激障碍,选择性失忆症。卡卡西主修临床医学,这些心理学病症也是会了解一二,但从未想过有一天这些词会和整天笑的没心没肺被欺负了就哭的惨兮兮的带土联系在一起。

这个叫泉奈的人自称是心理学博士,卡卡西对泉奈的印象还停留在每次去找带土时站在凶巴巴的斑身后长相清秀的男孩。他会学心理学也是为了带土吧,卡卡西安静的听着泉奈讲述带土这些年的情况和他对带土病情的估计,并约了一个时间详谈。在临挂电话时泉奈问“卡卡西你对带土的感情还和以前一样吗?要知道,你们再见面时他有85%的可能性认不出你。”

卡卡西张口想要回答泉奈的话,却发现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狠狠咳了一声才能够发声,卡卡西声音干涩的对着话筒说“我爱他,这种感情一直没变。如果他认不出我,那我们可以从新认识一遍。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我七年都等了,还有一辈子可以等他再爱上我。”

“好吧,我是支持你的,不过能不能过的了斑哥那关就看你的命了。”

“谢谢。”卡卡西放下被挂断的电话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鸣人拿着纸巾小心翼翼的守在卡卡西身边,想给他递纸又怕打扰他。

卡卡西接过鸣人手上的纸巾悟在脸上“哎呀,我都这么大的人还哭鼻子,鸣人你可不许嘲笑我哦。今天的晚餐鸣人你出去吃吧,我还有事要查些资料。”

“哈哈……额……卡卡西哥,晚饭我会自己解决的。你去忙吧。不用管我。”鸣人现在迫切想和佐助说话,为何一天之间身边的所有人都变的多了很多心事……还有……对佐助的感情……

不同于开学当天的状况百出,开学之后的日子相当清闲,有课时上课,没课时在家呆着。除了晓艺术团的众人在带土的威逼利诱下打着招贤纳新的旗号,实际在找偶然一面入带土心的白白白女神满学校乱窜外,一切都正常。佐助依旧收情书收到手软,不过这回还没等自己动手,鸣人就先替自己把这些情书处理了。

泉奈也在东都大学混的很顺利,那个死白毛扉间好像在开学的第二天家里就出了问题一直请假到现在还没来上班,没人打发时间,泉奈觉得快要闲的发霉。无聊的翻着学校的论坛光明正大的在上班时间摸鱼,卡卡西很听话,没有和带土见面,一切还在控制中,斑哥也好久没有提起那个什么住间,一切很好。泉奈翻着网页的手指一顿身体坐直,拿起手机给带土打个电话把人叫到办公室,等带土急轰轰的赶来后又拖着人往临床医学跑去。而泉奈离开的电脑页面上一个硕大的标题触目惊心,[震惊!临床医学教授千手扉间竟顶着一只熊猫眼来上课!可歌可泣,可歌可泣!!]

带土一脸懵逼的紧跟泉奈的步伐杀到临床医学院的一个办公室,泉奈‘亲切’的用脚打开这扇门。带土从泉奈身后探出头来,就看到两个白毛齐刷刷的盯着自己和泉奈。一个白发顶着一只熊猫眼瞪的是泉奈,另一个白毛,带着口罩,眼睛上有条疤,看的是自己。

不知为何这个带口罩的白毛带给带土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卡卡西在得到扉间回到东大上课的第一时间就来看望这个熟人教授。话还没说几句门就被人踹开,带土跟在一个人身后出现的猝不及防,自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名字已经喊出口。

“带土……”



















一开始只想写短篇,傻白甜无虐那种,不知道为啥发展成这样,越想越多,恨文笔不够好,写不出心中的十分之一,写文不容易(╥_╥)还有好多东西要学啊,要加油!





评论

热度(118)

  1. 小胖狸花张仙人 转载了此文字
    存起来慢慢啃